苦饧。

星可以不追,但cp不能不嗑
脑洞很多,不一定会列出来,列出来了就一定会写,不一定能写完,或许会发,发了就不轻易删,但可能会坑

任务任务
希望在毕业之前写完

【正灵】戒·番外


正文http://anjunmojie.lofter.com/post/1eff3a13_ef146049

1.

灵超对朱正廷到底是什么感情?
是喜欢吧。
朱正廷知道灵超喜欢他。
但是是什么样的喜欢?
朱正廷不知道。
是单纯的好感,只称得上不讨厌的那种;还是仰慕,想交个朋友的那种;又或者是莫名的安心感,有点不同的朋友。
总之不是朱正廷想要的喜欢,不是朱正廷对灵超的喜欢。
灵超还是个小孩,小孩知道什么是喜欢吗?
“小孩知道啊。”蔡徐坤靠在练习室门前看着坐在地上弹吉他的钱正昊,“我不会放手的,我能保护好他,我喜欢他。我家小孩啊,其实特别聪明,但有时聪明得让我心疼。”
“小孩不知道。”毕雯珺说这话的时候面无表情,“权哲还小,知道这些太沉重的东西干嘛,我也不舍得啊。权哲还小,不过我会等他长大的,我们的未来还很长。”他嘴角微微上扬,眼神中透露着无奈却又分外坚定。
灵超还是个小孩,小孩知道什么是喜欢吗?
朱正廷觉得他不知道,他还是个小孩。
灵超不懂,但朱正廷必须清楚。
他注定是灵超生命中的一个过客,他无法陪着灵超长大,也论不到他去保护灵超。
本来就是一个过客,还是不要留下太多着墨较好。
没有始终的感情何须念念不忘,又不会有回响,还是苦了自己罢了。

2.
但朱正廷注定放下。
就像在大厂的时候,目光总是追随着灵超的身影,他在练习室的时候,他在食堂的时候,他在全时的时候,他和香蕉line一起玩的时候,他和娄滋博一起皮的时候,他和毕雯珺一起聊天的时候,他笑的时候,他沉默的时候,他哭的时候……
却又总是在灵超有所发觉前猛地收回自己的目光。
朱正廷真的很喜欢灵超。或许是在他抬头就看见灵超灿烂的笑颜的时候,或许是在灵超第一次用好听的声音叫他“正正哥”的时候,可能更早在等级测评时那惊鸿一面。朱正廷就听见了自己心动的声音。
他看到过外界太多黑暗,也经受过太多来自外界的伤害,他也害怕。尽管是在乌托邦似的大厂里,这些仍是不可避免的,他也担心小孩能否受得了。
就像毕雯珺所说的,这些都太过于沉重了。他不会,也不敢拿灵超和自己的前途去赌,他输不起,灵超更输不起。灵超还是个小孩,有充满阳光与鲜花的未来等着他,朱正廷又怎能将他拉入黑暗的泥潭。

3.
不能被人知晓的感情他一直藏得很好。
最放肆的一次大概是《戒烟》时的国王游戏,他不偏不倚亲了灵超的嘴角,想像中的甜蜜柔软,是柠檬糖味的。不甘于亲吻脸颊,又不敢于亲吻薄唇,不多不少浅尝辄止,没有摄像头,却有一个完美的理由。
一切掌握的刚刚好,但也是真的放肆。
朱正廷真的很怕。
怕毁了灵超,怕毁了自己。
决赛时,就算灵超就在身边他也没敢握住他的手,就算出道人员没有灵超他也没敢说一句安慰的话,就算今后可能再也没有交集他也没敢穿过舞台去拥抱他。
朱正廷热爱镜头,同时也惧怕镜头。他有时也会嘲笑自己当时太过敏感,可其中的酸楚与心悸只有自己知道。
但朱正廷没有想到时隔三年他会在故友的婚礼上遇见灵超,三年的时间改变了太多,但这份感情却依然小心翼翼。
小孩真的长大了,棱角分明,蜕去青涩,收敛锋芒,能够很好隐藏自己的情绪,表情管理也挑不出毛病。
让人骄傲又心疼。
对了,灵超不再叫他“正正哥”了。

4.

越是心中有鬼,就越是心虚。
越是爱意浓烈,就越是远离。
他大号并没有关注灵超,但小号不仅关注了还关注了他不少站子和超话,甚至进入了坤音x楼。
关于灵超,他永远是个胆小鬼。
灵超喜欢吃柠檬味的糖,是朱正廷某次和毕雯珺去全时的时候毕雯珺无意提提的,他悄悄记下了;灵超背不到歌词,是朱正廷看到林彦俊在帮灵超抄歌才知晓的,他就深夜隔着一堵墙默默陪灵超练习;灵超戒糖了,是尤长靖说的,他也只是一直寄到了灵超不再收糖。
灵超在那场婚礼后一年退出了娱乐圈,朱正廷在替他遗憾和庆幸的同时也为自己难过,少了很多能了解他的途径。
灵超戒掉了糖,但朱正廷却戒不掉买糖的习惯。后来在某次和蔡徐坤到周锐找他家小孩的时候才知道,灵超并没有吃过自己的糖。
“灵超鹅那小孩家中莫名多出了几十盒糖,还没吃就过期了。”
朱正廷有些难过,感情隐藏了太久都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了。
小孩也会长大的,但朱正廷忘了。

5.

在甜品店遇到灵超朱正廷其实挺高兴的,他想告诉灵超他有多么喜欢他,却在知道那个名叫“灵灵”的小女孩时明白自己该放下了。
让我最后一次用这种眼神再看看你吧,记住这一刻便是永远。
“我不怎么吃糖的,只是买习惯了。不买总觉得有什么不对。是你最喜欢的柠檬,不腻的,不要扔啊。”
我不喜欢吃糖,但我喜欢你。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表达喜欢。让我最后一次用这笨拙的方式说一声我爱你,请你一定要收下。
“小孩最终长大了,还有啊,你一定要幸福。”
朱正廷希望他长大,同时也希望他永远是个孩子。
但这是不可能的。

6.

尽管在婚礼上朱正廷得知灵灵姓卜,真名卜琳琳,是小鬼的“琳”。他也笑得风轻云淡,没有一点破绽。
多么漂亮的乌龙。

7.

朱正廷其实大可以在大厂的时候稍微跟灵超讲明,或者那目光再大胆一些,灵超就会有底气说出那句“我喜欢你”。
朱正廷也想过无数种可能,但他都没有实践过。
机会错过了一次,可能等一辈子也不会再有。朱正廷的机会不止一次两次,但他均没有好好把握,也没有给灵超机会。
小孩都戒掉了,他又何必念念不忘。
他们此生注定只是彼此生命中印象比较深刻的过客罢了。

8.

胆小的人连幸福都会害怕。——《人间失格》

9.

“正正哥,下次见面叫我李英超吧。”
这是灵超在朱正廷婚礼上说的最后一句话。

-Fin-

逃离大厂117天
给《戒》做的配图
真的很不会搞

【正灵】戒

 
  
  0.
  
  十七岁的灵超并不能够很好的理解《戒烟》,他不是很清楚这首歌所表达的情感。
  后来灵超看了一部电影,里面有这样一句台词,大意是“我喜欢你,你喜欢烟,我为你学会了抽烟,后来你喜欢上一个人,你为他戒了烟,但我却戒不掉了”。
  
  1.
  
  灵超的初恋是在他十七岁时的大厂里诞生的,那是一段没有轰轰烈烈,不算刻骨铭心的暗恋,他觉得也没有多值得怀念。对了,他暗恋的那个人是位很好看的仙子,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朱正廷。
  灵超再次见到朱正廷是在他二十岁那年一位故友的婚礼上,就像灵超三年前第一次见到他那样,像个高贵的王子,却也温润如玉似往昔。
  “嗨,灵超!”朱正廷隔着五六个人看到了他,笑着走到灵超面前薅了把他的头发,“又长高了不少呢,是个大孩子啦。”
  灵超本来是想避开朱正廷的,唉,他心里叹了口气,脸上挂着比陆定昊还要标准的笑容,说:“好久不见啊,正廷哥。”
  朱正廷有些发愣,灵超原先一直叫他正正哥的,一下子改了竟有些不习惯但仔细一想好像并没有什么差别。他还是浅笑着跟灵超搭话,没有很客套官方,朱正廷一直觉得灵超就是小孩子心性,天真烂漫,在灵超面前不需要那么累地带着虚伪的假面。
  其实朱正廷和灵超没有太多交集,也是从《戒烟》才开始熟了起来的,但是没过多久4月6号就到了。
  临别前,朱正廷给了灵超一颗糖,柠檬味的,他记得这是灵超最喜欢的口味。灵超犹豫了一下,他其实三年前就不吃糖了,或许是觉得有些幼稚吧,但他还是接了下来,熟悉的草莓味一点一点在口中散开,味道很重,甜腻腻的,让人不是很舒服。
  
  2.
  
  开心的时候要吃糖,不开心的时候更要吃糖。可是吃糖也没有什么作用。灵超不太明白自己原先为什么那么喜欢吃糖,就像不明白自己原先为什么喜欢朱正廷一样。
  后来无论朱正廷在哪里、有多忙,他都会每周给灵超寄两盒糖,不同样式的不同口味儿的,灵超都会在每周五晚八点的时候准时签收,并在wx上说一句谢谢。
  在这样三个月以后,尤长靖就跟他说过灵超这几年来不太喜欢吃糖了。林彦俊和陈立农也说过灵超戒糖大概有三年了。
  朱正廷有些吃惊,因为灵超在他心中一直是一个长不大而且身上总带着一股好闻的糖味的小孩,就像自己没了舞蹈活不下去一样,灵超的生命里不能没有糖。小孩子都该长大了吧,朱正廷看着wx里自己和灵超的聊天记录中只有一句句谢谢,却也什么都没说。黄明昊和范丞丞也看不下去了,也问他还要这样多久,累不累。他只是笑着摇了摇头,就这样坚持寄一年来从未间断。
  朱正廷想,只要他愿意收,自己就愿意寄。
  可是有一个周五的糖果,无人签收。朱正廷试着又寄了两三次,均是没有结果,他算了算,灵超签收的糖果加上后面未签收的,不多不少正好100盒。像是完成了什么任务,什么感情也该完了,朱正廷对自己说,不再买糖了。
  
  3.
  
  “小叔小叔。”卜琳琳扯着灵超的衣服叫了好几声,灵超才从书卓上众多稿子中抬起头,“小叔,我能吃糖吗?”
  卜琳琳是卜凡和小鬼前几年领养的小孩,本来小孩是两人带着的,时间长了卜鬼二人也商量着想来个双人旅游。其实灵超和岳岳木子洋早定好了去A国度假,但杂志社的老板突然催着要灵超做个专栏,灵超无奈只好放弃了这次假期。卜凡和小鬼想这不就刚刚好嘛,缘分妙不可言呐。
  于是乎,最后的结果是哥哥们旅游的旅游、度假的度假,灵超一个在家辛苦地工作,还要照顾好小孩。幸好卜琳琳不像卜凡和小鬼那样闹腾,不太需要费心。
  “当然可以啦。”灵超仔细一想自己家中并没有什么糖果,于是又说道,“等小叔忙完了就带你去买,好吗?”
  卜琳琳很乖,没再打扰灵超。等他忙完已是傍晚了,灵超想带卜琳琳出去吃饭时却发现小孩蜷缩在床上瑟瑟发抖,脸上是不正常的红。
  吓得灵超赶紧抱着小孩往医院跑,挂号输液,最后还住院了,灵超忙得不可开交,动静大到连嘻哈帮和小一班都知道了。
  “琳琳,跟老潘叔叔说说,你那天都干了些什么?”徐圣恩越想越不对劲,灵超也不是第一次带孩子了,怎么就住院了呢?
  朱星杰削好一个苹果喂给卜琳琳,问灵超:“小琳琳是吃了什么东西吗?”
  “没有吧…”灵超想了想,“就在家吃的早餐和午餐啊,跟我一样,家里也没买什么零食。琳琳你想想有没有吃什么平常没吃过的东西?”
  卜琳琳坐在病床上乖乖地啃着苹果,“……有!很多我没见过的糖,我吃了九颗。”
  “哪的?超儿你家的糖?你不是戒了吗?”郑锐彬表示自己有点方。
  “对啊!我家没有糖。”
  “小叔乱speak!就在冰箱旁的那个大柜子里,有好多呢!”
  
  4.
  
  最后,是周锐陪灵超去清的糖果,容得下一人的柜子放满了各式各样的糖果,还有厚厚的一层灰。
  “哟,超儿!这些糖可都是牌子的啊,不便宜呐。”周锐拿着一两盒仔细研究起来,“我就很好奇了,你们杂志社到底是多有钱,你就一个专栏主编哪来这么多钱买这么多糖?!”
  “可…我买过糖吗?没有哇。”灵超拿起一盒左看看右看看,脑中却没有丝毫印象,“什么时候的东西啊,都过期一两年了。”
  “盒数90+,就开了一盒,共少了十颗。”周锐清点了下,“琳琳还少说了一颗呢,过期糖吃这么多也不怪她住院了。唉,你还真是败家,这些怕有三四万了,要是陆定昊在这怕是要跟你闹。”
  “灵超鹅!要是这三四万你真的花不出去的话,把这些钱留着让哥哥我买大房子啊,卖什么糖啊?”灵超学着陆定昊上海腔,一脸严肃,把周锐给逗笑了,“不过我敢肯定,这糖真的不是我买的。”
  “先别管这糖到底是怎么来的了,这么多糖你打算怎么办呢?扔了吗?”
  “扔了?!不可以!”
  灵超突然提高分贝把周锐吓了一大跳,“哎呦,嘛呢?别一惊一乍的,你锐哥我年纪大了受不了这个,信不信我把磊子叫过来吓你……不能扔的话,那你想咋办呢?”
  周锐实在搞不懂灵超为什么不让扔,或许是卜琳琳的事把他弄懵了吧。其实灵超也没搞懂,就是打心地不愿意扔,但又说不清为什么要留着,是某种念想吗?嘶,实在想不起来,脑瓜子疼。
  周锐见灵超久久没有开口,便就没再坚持,“只要不吃就行了,也不是一定要扔,想留就留着,别让琳琳碰就是了,不扔了不……”
  “没事,扔就扔吧,没什么重要的。”
  没什么重要的。对吧。对吗。
  最后当然决定是扔了。
  灵超总感觉心里没着没落的,说不上来的感觉,是遗失了什么?
  当周锐听见灵超第五次说“我是不是忘了什么”的时候,他忍不住开口,“灵超鹅,你有点不对劲啊。”
  “锐哥,我是不是忘了什么。”灵超低着头,看不清神色,“是不是,少了什么。”
  周锐答不上来,他想自己手上提着的几大袋糖,应该是手累才对,为什么心这么累啊。
  灵超从其中一个袋子里拿出了一盒糖,对他说扔了吧。
  处理完糖后便打算回医院,灵超走了几步就背对着周锐蹲了下来,双肩微微颤抖,拿出那盒糖中的一颗吃了下去。
  “诶,过期了,超儿。”周锐想去拦他,“咱可以买别的。”
  周锐终是没拦住,灵超又往口中塞了几颗。当糖味时隔两年再次在口中散开,泪水决堤,好在夜色已浓,除了周锐没人看见他的狼狈。
  “可我难受,就想吃糖。”
  “别的,都不一样。”
  
  5.
  
  然后灵超也陪卜琳琳住院了,以同样的原因。
  他突然想起了一年前那次住院。自己是因为那段时间没日没夜地赶稿,整个人头昏脑涨的,作息相当混乱,一不小心胃病就犯了,不巧的是还撞上了流感,一拖再拖就发起了高烧。
  住院后岳岳没少数落他,什么“因为年轻就作天作地,迟早作死自己”,什么“香蕉宗旨,保命要紧”,又或者“别不把身体当回,以后有你哭的日子。”
  像卜琳琳也是因为卜凡怕他又没日没夜赶稿作死,再进次医院不把三位老大哥吓个死半死,想着有个小孩子总会顾着点,不致于日夜颠倒。
  想到这,灵超想向卜凡和小鬼道歉,自己不仅进医院了还带着他俩的女儿。
  那次住院将近一个月,洋凡岳三人无微不致照顾差点都让灵超觉得自己是个半死不活的人了。你要问灵超感不感动?感动不敢动。
  病真的挺严重的,病来如山倒,这一个月里灵超几乎与外界断了联系,那个时候朱正廷还在给他寄糖,住院的前两天他还有那个精力让木子洋帮收下糖,后来便忘了。
  木子洋说:“没有收到什么包裹,小弟你想要什么告诉我,我去给你买。”
  朱正廷给灵超寄的糖他都会在每周五晚8:00准时签收,但是他只吃过一颗,其余都是很好的放在储物柜中。
  那天是4月6号,许久不碰糖的他突然就很想吃糖,没有很腻,但甜味还是让他受不了,灵超还记得那天他拉着陆定昊吃海底捞到了凌晨,是在那年九十几个人的那家店。
  
  6.
  
  灵超出院第一件事就是带卜琳琳去了家甜品店买糖,却遇到了他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的人。
  “嗨,灵超鹅,好久不见。”朱正廷眼中的光在看见他时突然亮起,转而熄灭,笑容还那么温柔美好。他从灵超怀中接过卜琳琳,“小孩带着小孩呢,真可爱。超儿,这小孩她叫什么名字?”
  「可能,小孩最喜欢仙子了」
  “我叫琳琳。”灵超还没开口卜琳琳就先回答了,抱着朱正廷不肯撒手。呵,女孩,见色忘亲。但不知道是不是灵超的错觉,朱正廷在那一刻竟有些错愕。
  “是…吗?真好听。”他的笑有些僵硬。
  “那是。”卜琳琳有些傲娇,“也不看看是谁取的。”
  是有文化有背景的岳岳和人形哈士奇卜凡还有酷盖王琳凯取的,当初徐圣恩和木子洋嘲笑了很久这个完全体现宠妻的名字。
  “有什么寓意啊?”
  “这是我爹地的一个昵称啊。”
  “你爹地?”朱正廷猛地抬起头,即使已有预感却还是分外震惊和不甘,目光灼灼,直直盯着他,灵超觉得浑身不自在,却又觉得莫名熟悉。
  是什么呢?
  脑瓜子疼,最近总是容易脑瓜子疼。
  “好啦,正…正廷哥,你是要来买糖吗?”在这种目光的注视下灵超都快喘不过气了,“我也是带琳琳来买糖呢,但我也不知道什么糖好。正廷哥有时间吗?不如带琳琳去选下糖?”灵超是真的很想避开他。
  “好啊,超鹅还是喜欢柠檬味的吗。”朱正廷或许也意识到了目光过于炽热,收回了那压抑的目光。一手抱着琳琳,一手拉着灵超去了柜台处,“灵灵呢,灵灵喜欢什么?”
  灵超突然想起了那个目光,在五六年前的大厂里。他在练习室的时候,他在食堂的时候,他在全时的时候,他和香蕉line一起玩的时候,他和娄滋博一起皮的时候,他和毕雯珺一起聊天的时候……都感觉到了这种目光。
  灵超被自己吓到了。
  那也是你吗?还是我想多了?
  
  7.
  
  朱正廷的存在总是能够很轻易地勾起灵超对大厂的回忆。
  也还是在《戒烟》的时候,是谁提出的玩国王游戏、参与人员和大致过程他已经有些记不清了,反正最后是让1号的灵超亲一下3号朱正廷。
  练习生活够枯燥无味了,灵超不好扫了大家的兴,其实只要亲脸颊就好了,但灵超挺害羞的,扭扭捏捏半天也没亲下去。
  “就亲一下而已啦。”
  “别不好意思,又不会少块肉。”
  “灵超,你是不是喜欢人家朱正廷,才不好意思去亲的。”
  “哪…哪有,你不要乱说好吗!别瞎起哄!”大概是被人戳中了心事,灵超的脸更红了,但看上去也像是被气的炸毛了,“我,才不喜欢他呢!”
  “好啦好啦。”笑也笑够了,木子洋总算想起自己哥哥的身份,打算出面为灵超解围。
  但此时朱正廷却突然开口道:“是吗,那我可太伤心了,我可是很喜欢灵超的。”朱正廷一手揽过灵超肩膀,一手轻轻覆上他的眼睛,灵超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一个浅浅的吻便已落在他的嘴角。
  “好啦,这样就可以了吗。”朱正廷笑得一脸坦然,“我还有事,先走啦。”练习室就留下还在懵圈的灵超和惊呆的众人。
  “我刚才看到什么了?!”
  “朱正廷,亲了灵超?”
  “我的个妈啊,你们说我们坤音三大哥打不打得过乐华团霸。”
  这大概,是灵超离这段缥缈的感情最近的时候。
  
  8.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纵使卜琳琳有多么不舍得朱正廷,也到了该说再见的时候。
  “仙子哥哥,下次我们还要一起玩!”卜琳琳拉着朱正廷一脸不舍。
  “好啊,记得来找我啊。”
  “好啦好啦,琳琳跟正廷叔叔说再见。”经过这半天,灵超都觉得卜琳琳快忘了谁是看着她长大的小叔了,不过,这也许就是仙子的魅力吧。
  “灵超!”灵超牵着卜琳琳走了都有四五步了,朱正廷却叫住了他,“这糖,送给你和灵灵了。”他将在甜品店里买的糖递到了灵超手中。
  灵超不解。
  “我不怎么吃糖的,只是买习惯了。不买总觉得有什么不对。是你最喜欢的柠檬,不腻的,不要扔啊。”朱正廷上前抱住了灵超,“小孩最终长大了,还有啊,你一定要幸福。”
  秋风轻轻划过落叶,沙沙作响。
  灵超终是没有回抱他的,他只说,正廷,我会的。
  两个月后,灵超收到了朱正廷的喜帖。
  这两个月,灵超和卜琳琳吃完了那次买的糖果,他并没有感觉到不适。
  这两个月,灵超偶尔也会带卜琳琳去找朱正廷,却不会总想到大厂了。
  
  9.
  
  戒烟和戒糖是不一样的。
  真的是不一样的。
  戒烟开始时是真的难以习惯,想要摆脱对烟的依赖,成功后便不会再碰。
  戒糖开始时也有点难以习惯,想要摆脱对糖的依赖,但真正的成功却是能够坦然面对糖果。
  灵超在那个甜品店做到了成功戒糖。
  他突然忘了自己为什么要戒糖,又或者是他到底是想要戒什么。
  
  他想戒糖。
  他想戒了那个喜欢吃糖的自己。
  他想戒了那个喜欢朱正廷的自己。
  他想戒掉对朱正廷的喜欢。
  他想戒掉喜欢朱正廷的习惯。
  他想戒那个过去的灵超。
  
  灵超对朱正廷到底是什么感情,时间太久他也不知道了。
  是喜欢吧,喜欢过吧,大抵就是这样。
  喜欢总是美好的,不应该太过深究。
  反正都放下了。
  
  少年总有种莫名的执着,但长大就应戒了。
  长大就应该经历风雨,戒去习惯与依赖。

- FIN-

就是很单纯地为两位仙子拉郎,没有恶意的,不上升正主,文笔渣勿喷,有时间我会改改的,最后,观文愉快,谢谢

在这个「空间」,病毒无法防备,我「过敏」了,如果你不快给我「解药」,那么「你就能感同我的身受」

因为这个病毒具有传染性

八月三十号,我们等你出道Σ>―(〃°ω°〃)♡→

我中了一种名叫“灵超”的毒,现在过敏了,不过,我不想要解药 ​​​

小太阳陆定昊生日快乐
请继续发光吧
麋鹿姐姐永远爱你
🎉🎉🎉

很多年后,我再告诉你我以前是多么喜欢你,我一直在等你。
                                            ——陆定昊

剧情跟视频出入不大,ooc存在的

小芙出道快乐!!!
tangram 冲啊!!!
不得不说团名真的很有意思
七巧板最平常的造型是一个正方形,代表的是一个完完整整的团体,缺一不可,同时也能拼出许许多多的图案,无限的潜能,未来可期,每一块儿也有自己的长处。
陆定昊,未来可期!!!
(●'◡'●)ノ❤
麋鹿姐姐爱你!

愿你笑颜永驻远离忧愁
愿你前路坦荡没有波折
愿你活成你想要的模样

【王氏姐妹】你好

注:友谊向,ooc,希望两位小姐姐一起出道

他乡遇见你,真的很幸运。
王珂才当练习生6个月便被公司告知要去参加一个为期四个月的综艺,和同门的两个韩国师姐一起。
就是那个相当火爆的国民选秀节目的第三季,在第一季和第二季中中国参赛者并不多且均只有一位中国人成功出道。
她只学了半年韩语、当了半年练习生,王珂想自己可不是一般悬,八成是做背景版吧。
她开始以为这季整个节目就自己一个中国人,说不慌是假的,毕竟在韩务工的前辈们或多或少都经历过一些恶意伤害,比如说排挤、孤立、针对外籍成员。她今年也才十七八岁啊,她也会怕啊!
所以当她在等级测评时听说还有一位中国练习生的时候,心情可不能简单地用一个兴奋来形容,目光便不觉地被王怡人吸引。
“王…忆润是么?好漂亮的人呢。”
可能是王珂的目光太过强烈,让王怡人也难以忽视,她偏过头向王珂的方向笑了一下。即使是微微扬起的嘴角,也足够惊艳岁月温柔时光。
天哪?!这是天使吗?!

在等级测评结束后是王怡人主动来找的她。
“姐姐,姐姐也是中国人吗?”
“对,我是来自中国湖北武汉的王珂,忆润你呢?”
王怡人听到后笑了起来,眼睛像夜空中的月牙儿发着光,“姐姐~我是杭州人,还有啊,我叫王怡人~”说话都带着软软的尾音,有些撒娇的味道。
她牵起王珂的手,在手心一笔一画十分认真地写上了自己的名字。王珂觉着有些痒,一股暖流通过王怡人微凉的指尖传到她心上。普通话、汉字、国人,在异国都太难得了。
“抱歉啊,我连你名字都听错了……”王珂鼻尖有点酸。
“没事啦,毕竟是在国外嘛,听错很正常的,我觉得吧王忆润这名字也挺好听的。对了,你知道吗,我公司很多师哥师姐还是塑料韩语呢!”
王珂被她逗笑了,眼泪却忍不住流出了眼眶。
王怡人慌了,手忙脚乱的为她抹眼泪,“姐姐别哭啊,我说错什么了吗?别哭啊。”
“没……就,就是在这遇到中国人太上容易了,有…有点感动,”王珂抱住了她,“怡人,谢谢你的出现,让我不太孤独。”
“姐姐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吧,其实开始我也有点怕,我以为只有我一个中国人。但现在不会了,幸好至少还有你,你的出现让我安心不少呢。我们就是王氏姐妹花。”王怡人笑了,很认真地说道,“王珂你好,我是来自中国的王怡人,请多指教。”
“王怡人你好,我是来自中国的王珂,我们要好好的。”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