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饧。

杂七杂八,精神病患者。

在上一季中,
小芙选择的也是平平淡淡。

“就像那条发错的生日祝福,早已超过两分钟,再也无法撤回。——《恰逢故人归》”
感谢佩佩@Present ٩(๛ ˘ ³˘)۶❤
来自北极圈的快乐

【灵超×陆定昊】糖果味


这对cp或许可以叫灵芙

0.
小孩远远望向那人,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将才买来的限量蛋糕扔进附近的垃圾桶,随即没入一片黑暗中。果然,当他眸中映出别人的身影时,就很不爽呢。

1.
“今天就到这啦,你要记得好好复习。”陆定昊将最后一本书放进背包,“还有啊,要记得吃晚饭,不吃饭是会长不高的哟。”
“我知道,哥哥…哥哥今天真的不留下来吗?”灵超抿着嘴,好不委屈,“岳叔他们都出任务了,只有我一个人在家呀。”
“小灵……”陆定昊垂下眸子似在思索, 快要到年底了,各家接的任务也是越来越频繁,坤音起家不久更是离不开主事人,但…这时手机又亮了起来,亮的灵超心烦,“下次吧小灵,下次哥哥一定陪你,哥哥今天还有事。”
“那…那哥哥能带我一起去吗?我也想去外面看看。”灵超鼓足勇气才拉住陆定昊的手,说出这句话。
“可是,小灵你不能出去,哥哥真的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哥哥一定要去,而且不能带小灵一起去。”
坤音的家主是下过明令的,在灵超成年之前,无论是谁都不能让他离开这幢别墅。尽管陆定昊并不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他也不会傻到去挑战家主的权威。
“但,我已经六年没有出去过了。”可能是六年没有出去晒过太阳了吧,灵超的皮肤白的渗人,再加上他浅灰的头发和总穿着丝质的白衬衫高腰裤,乍看上去还真像一个吸血鬼。
“小灵成年就可以出去了,等你成年那天哥哥就陪你出去,去游乐场,去水族馆,去你想去的任何地方。”
说罢他便走了,他没有看到身后灵超天真的模样几乎是瞬间变得阴沉,和那偷偷握紧的拳头。
真是讨厌呐。
又是那个叫董什么霖的金钱味Alpha吗,还是那个总笑得令人生厌的黄新淳?灵超走到落地窗前望向别墅花园中的陆定昊,今天来接他的这人是个看起来很凶的家伙,浑身上下冒着黑气。
陆定昊小跑过去跳到林彦俊背上,把头埋在他肩膀上,软软的栗色头发蹭着他的脸。
哥哥,你开心吗?小灵可是一点都不开心呢。灵超眯着眼看陆定昊一点点远去,如果他没有看错,那一团黑气最后向他所在的方向望了一眼,嘶,是个不太好对付的人呐。

2.
香蕉家的年会总是在过年前十几天召开,酒桌上恰到好处的笑容,轻言细语地揭对方的伤疤,对自己的利益分毫不让,都是每个族子毕生的课程,精美的甜点陈年的酒,虚伪的奉承,都是生下来的责任。
每一样都是那般令人烦心,今年还多林彦俊那一席话:
“小芙,有一件事情我想我必须要跟你说一下。”
“你身上有一股很浓很特殊的糖果味,尤其是后颈。这很不正常。”
“我想你应该多注意一下,因为…”
是因为什么他没有继续说下去,搞得陆定昊提心吊胆,为这事一整晚没睡,第二天去灵超家的时候也是相当没精神。
“哥哥!”灵超像往常一样扑进陆定昊怀里蹭了蹭,今天的陆定昊让他感觉有点陌生,以往怀里总拢着甜蜜的糖味,今天却夹杂了一缕淡淡的橘子味。“哥哥,你今天怎么了?”
“…啊?…哦,小灵我昨天晚上睡得不是很好,嗯…耽误你学习了吗?要不然今天就先到这里,你好复习,我…”
灵超的眼圈有点发红,带着水雾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陆定昊,“哥哥我,我说的不是这个。”他又叹了口气,“算了,哥哥,你要是那么累的话,就休息一会儿吧,陪陪我吧,在这里陪着小灵也好。”
陆定昊将几个奶糖给了灵超,这是沉闷的年会上唯一让他感觉到轻松的东西,“奶糖给你,作为补偿好吗?”
还是奶糖最好。
橘子味哪有糖果味好?
真令人讨厌。

3.
林彦俊觉得很奇怪,那糖果味好像是在跟他作怪似的,他明明已经将糖果味清除掉了,可不到一天,陆定昊的身上又重新染上那甜腻腻很梦幻的味道。
“陆定昊,糖果味越来越浓了,这很像是信息素,那只有一种可能,但…你…会不会重新分化?”
“什么?你可别乱说,这么多年了还重新分化吗?”陆定昊喝着奶茶,一脸不可置信的望着他,“你会不会味错了?若重新分化成了Omega,我宁可从这里跳下去。你们Alpha都是大猪蹄子!”
Alpha是家族的主心骨,Beta是一般族子,付出比常人多两倍甚至三倍的努力才能争取到自己的一席之地,而Omega在家族中根本活不下去。
“我芙你可不能这样说啊,只有林彦俊是大猪蹄子。但他说的确没错,并不是没有这种情况,糖果味就像粘在你身上,这跟你穿什么衣服,用什么牌子的沐浴露无关。”黄新淳眼含笑意抚上陆定昊的后项,“重新分化可是很严重的,在看医生之前最好找个Alpha的信息素把它遮住,看来橘子味是不起作用。”
“诶诶诶!橘子味不起作用也轮不上你这个葡萄酒呀,陆定昊我们今天试一试朗姆酒。”
“为什么一定要是酒呢,烩面不好吗?一天都是酒酒酒,每没个正经。”
“你觉得你的烩面很好吗?”
陆定昊看着在拜投朗姆酒和烩面哪个更好的娄滋博和董岩磊,不由得想起那个乖巧的小孩,灵超今年17,应该还没分化吧,他又会是什么呢?
“其实糖果味也挺好的。”林彦俊听陆定昊喃喃道,“真挺好的。”
比朗姆酒和烩面都要好。

4.
后来陆定昊在尤长靖的陪伴下去了医院,希望不是他们之前想的那种可能。也就是因为去了医院,所以耽误了给灵超补习的时间,陆定昊气喘呼呼地跑到灵超家时,一身白衣的灵超正可怜兮兮的蹲在门口。
“我还以为……哥哥今天,不来了呢。”
陆定昊最受不了灵超要哭不哭的样子,那是最令人心疼的,总会给自己心里带来一股强烈的负罪感,但他却觉得今天的灵超好像有点不一样,以往从闪着星光的眸子,今天如一个黑洞,仿佛将把他吸进去。
喜欢上他以后,和他的每个相处都变得小心谨慎,却还是不懂该如何好好隐藏自己的心绪。
“小灵今年也快要满18了吧,分化了吗?”陆定昊在讲完今天的知识点后问他。
看似随心一提,却让灵超瞬间有所防备,他低下头闭上双眼,将眼中那好似深渊的占有欲藏下。“还~没有呢。那哥哥呢?哥哥是Omega吗?”
“不,哥哥是Beta。”
陆定昊突然想起第一次见灵超的场景,那时的灵超也才十一二岁吧,而自己则是坤音为他请来家教,这一教便教了六年。当时那个小小的男孩,转眼也要成年了,转眼也到了他当时那个年纪。
时间过得很快,却有一些事情时各多年又再次上演。比如说,灵超见到陆定昊是第一句话便是“哥哥,你是Omega吗?”还有他成年后灵超的那一句“哥哥,你是Omega吗?”
自己当时是怎么说的?“我没有分化,还不知道啦。”,“不是Omega,是Beta。不是Omega。”
然后呢?
“哥哥是Omega吧。”
“哥哥,怎么可能不是Omega呢?”
“明明哥哥身上有很好闻的糖果味啊!”
思绪回到现在,只见灵超抬起头问他,“那哥哥希望我分化成什么呢?”
灵超长得那么乖巧,是一个奶味儿的小男生,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可爱的气息,最好像天使一般的存在,是Omega吧,不过陆定昊不希望灵超分化成Omega,Omega实在是太弱了,需要被人时时刻刻保护着,灵超的性子那么要强,怎么可能受得了,倡导AO平等这么多年其实也没做到真正的平等,在家族中更是一无是处,所以……
“我希望你是Beta。”
“可我希望我是Alpha,保护哥哥。”
陆定昊的嘴角扬起,宠溺地薅了把灵超头发,“好啊。”
果然,还是糖果味最好。

5.
“是有重新分化的兆头,但,是后天性的重新分化。”尤长靖拿到检查报告后,一脸沉重地说。
后天性那便是长期处于某个Omega或Alpha的信息素里,Beta没有信息素也不会闻到信息素,但若是长期接触某种特定的信息素,会被影响,以至重新分化。
“当初林彦俊并不能确定这是不是信息素,他和黄新淳都用自己的信息素试过,没有排斥,也没有吸引。不能确定这信息素到底是Alpha还是Omega的,但在此期间你没有任何不适,至少能确定这不是你的。”董岩磊真的很少这么正经,也意识到了这事态的严重。
“Omega那信息素不会有那么强的吸附性,直接粘到别人身上可能性不大,而且哪个Omega会一直释放自己的信息素去影响一个Beta,那…”
“不对啊林彦俊,照你这么说,那便是某个Alpha的,先不说哪个Alpha的信息素会是糖果味,小芙认识的所有人当中都没有糖果味的。”娄滋博感觉自己头都大了,搞得像个推理游戏似的。
“其实也不是不可能,陈立农,奶里奶气的小男生,Alpha,草莓牛奶味。”
“董岩磊你可闭嘴吧,那只是个特例。”
“但既然已经有一个例子,那就说明有这种可能喽。”
“我萝卜头拒绝这种假设。”
“就算它是Alpha的,但是它对别人的信息素根本没有任何排斥,据你的生活经验来看,这可能吗?”
“我的天呐,我活了这么多年还真没听过这种情况!”
陆定昊被他们吵得心烦,在心中模模糊糊却好像已经有了一个答案。直到一直没有说话的陈立农开口,才确认这种想法。
“仄有可能si刚分化不久的Alpha,又或者si太早分化的Alpha,信息素还不够ceng熟。”
陆定昊叹了口气,默默地将一颗糖果放进嘴中。

6.
“灵超,你分化了吗?”其实那时陆定昊也被自己吓到了,他就是想用灵超的回答来否定自己的想法,明明多么纯真的一个小孩,自己怎么能那样去想他呢?
灵超这次没有笑,他面无表情的时候其实特别成熟,仿佛从骨子里生出来的冷酷与疏离,这样子的灵超是陆定昊从来没有见过的。
“你觉得呢?”
“你是怎么想的?”
“其实不用我说,你心里也应该有答案,不是吗?”
“你陆定昊早应该想到的,我是坤音的人啊。”
陆定昊感受到了这辈子从来没有感受过的一种压迫,一种从来自心里的畏惧,后项莫名地发出疼痛,他嗅到了一种香甜,好像空气中弥漫着一种糖果味,好像快致息了。
“陆定昊!”林彦俊及时扶住快要倒下的陆定昊,他的到来此时更像一种救赎,清香的橘子味在抗衡甜腻的糖果,“灵超,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知道,我当然知道。”
空气中的味道仿佛更加浓烈,他失去了知觉。
再次醒来是在医院,以往最为反感的消毒水味此时也变得好闻起来。
“小芙你醒了?”黄新淳眼底一片乌青,看样子是一夜没睡,但眼睛在陆定昊睁开眼的那一瞬,又重新恢复光彩。“还难不难受?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我没事啦,灵超和林彦俊呢?他们怎么样了?”陆定昊刚开口就发现嗓子撕裂一般的疼痛,脑袋也是一片混沌。
“灵超,我不知道。我过去的时候,只有你和林彦俊了,你昏迷不醒,我和林彦俊把你送到医院,你刚进急诊室的时候他就晕倒了,不过在不久之前也醒了。”黄新淳望着他,欲言又止。
陆定昊很是疑惑,那种欲言又止的神情就像刚开始林彦俊说他可能会重新分化一样,“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呀。”
“我…”
“灵超是个Alpha,糖果味是他的信息素,他想用自己的信息素让你重新分化。你知道的,Beta重新分化,大多数都是成Omega,你重新分化的趋势已经很明显了。”娄滋博提着一篮水果走进了病房,大概是受不了黄新淳一直扭扭捏捏的,就说出了他们猜想这么久的事情的真正结果。
“呵。”陆定昊感到很累,累到连话都说不出,连面部表情都不想做。
“你,不惊…不生……不害怕,呃,你没事吧?”娄滋博也才刚成年,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时陆定昊应有的反应。
陆定昊此时不惊讶不生气也不害怕,他只是有一点点难过和不解罢了。
灵超说的对,他早应该想到了。坤音这一辈都是Alpha,若灵超分化成了Omega或Beta这才是令他惊讶的。灵超的三个大哥虽说都爱讲相声,但大多数时候都是一种冷漠甚至冷酷的状态,怎么可能有那么天真那么爱笑的弟弟。
只是因为那个人是灵超,他才没有去想那么多,如今仔细想想也真是蠢得可以。灵超想瞒他,他也可以装作不知道,即使陆定昊当时真的不知道。
但他到现在也没想明白,灵超为什么想他重新分化,在一个大家族里,Omega是相当不容易的。陆定昊甚至觉得当时香蕉和坤音结盟,让他去当灵超的家教都是一个阴谋。

7.
今天的天阴沉得就像陆定昊的心情。
他想了很久还是决定亲自来问一问灵超,大概还是打心底的不愿意相信吧。尽管他不知道灵超在哪,而且董岩磊他们都极力阻止他去,他还是来了灵超家。
“哥哥,好久不见。”
当陆定昊敲响他家的门时,灵超的笑还是像以往那样纯真无暇,好像什么事都不曾发生,就像以往等陆定昊来上课一样。
陆定昊深吸了一口气,才让自己挂上笑容,“小灵,你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仅仅是一瞬间,灵超的脸就垮了下来,眼睛像蒙了几层霜,原先一眼就可以看清,如今却让他琢磨不透,“哥哥想听什么?”
“我…我就想听听你怎么说,你说什么我都听!”
“那好啊。”

8.
“哥哥,你知道吗?我一点都不喜欢董又霖,除了会做饭什么都不会,我知道他在追求你,傻里傻气的,怎么配得上你。”
“哥哥,你知道吗?我一点都不喜欢黄新淳,不喜欢他总是用那种看似很深情的眼神望着你,他知道什么叫情深么。”
“哥哥,你知道吗?我一点都不喜欢林彦,因为他和你是一个家族的,从小跟你一块儿长大。他跟你在一起的时间比我跟哥哥你还要久。我不喜欢他总看着你的眼睛,我不喜欢他对你笑时候的酒窝,我不喜欢他搂住你的那双手。”
陆定昊有点发蒙,他发现自己好像从未了解过眼前的少年,他紧锁眉头,连嘴唇都在发抖,“他们没有招过你什么,我也没招过你什么,这就是你这样对我的理由?小灵,你怎么啦,你不是这样的。”
“他们怎么没有招我?他们都喜欢你啊,他们一个个都想把你从我身边抢走啊,是我没有招惹过他们才对呀,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而哥哥你的眼中永远看不到我。”
“哥哥,我小时候曾经经历过一次暗杀,我们家主因为这一件事情将我锁在了这栋别墅,说是要保护我,谁让我是这一辈最有实力的后生呢。然后这六年我再也没有见过外面的太阳。”
“岳叔他们任务很重,不可能经常来看我,卜哥怕我孤单就央求家主为我请一个家教,那就是你,毕竟当时我也才12岁。和你在一起真的很开心,没有讽刺没有奉承,没有利用没有算计。你给我了我关心,拥抱和糖果。你是我这一段人生中唯一的光,为什么你也要离我远去呢?”
“我害怕,因为我知道总有一天你会消失在我的人生中,我害怕啊所以我努力变成你喜欢的样子。你喜欢白衬衫,我穿给你看;你喜欢纯真的笑,我笑给你看;你喜欢乖巧的小孩,那我就乖巧。每一次拉住你的手,每一次拥抱,每一次撒娇,我都是想留住你。”
“我不想今天还能和你一起笑明天就再也看不到,每个人都必须独立承担一切,将自己奉献给家族,这就是我们的责任,但我不想。我一开始也觉得我这样做不好,可林彦俊他们的出现加重了我这种顾虑。哥哥我害怕呀,我只是想把你永远留在我身边,我有错吗,我没错。”
“我唯一一次离开别墅,是哥哥今年的生日,我拿到蛋糕的时候我手都在颤抖,是一种逃离别人控制的快感,是想在你看到我时候脸上的那种喜悦,我兴奋的不得了。可你那天,是和黄新淳,又或者是陈立农一起过的,我记不清了,那你当时的笑容却还深刻地印在我的脑海中。你从来没有那样对我笑过,我觉得你可能要离开我了,我害怕呀,我害怕呀,我害怕呀!”
灵超靠着墙一点点往下滑,他有些绝望地抓着自己的头发,将脸埋入双膝中。
有些颓废,有些张狂。
“不是的,不是的。哥哥当然会永远陪着小灵啊,他们只是朋友啊。”陆定昊走到灵超面前蹲下,这个小孩儿永远那么让人心疼,陆定昊心里明白,无论他做了多大的错事,自己都会原谅他。
“是吗?他们只是朋友啊。但在你心里我也不只是一个弟弟吗?而你哪着可能只有我这一个弟弟呀。你是太阳有那么多行星将你围绕,哪里还有我存在的余地。我只想在你这独一无二。我不想你对他们笑,我不想你看着他们,我不想你的身边有他们的存在。我只要哥哥,哥哥也只有我就够了。他们都不重要!”
“我要在他们动手之前先下手,我马上就能离开这里了,哥哥也跟我一起好不好?做我的太阳,一辈子永不阴的太阳。哥哥就在我身边吧,永远在我身边,没有其他人能将我们分开。家族教会我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尽全力争取自己想要的东西,守护好自己想要的东西,不让别人染指半点!”
“我别无他法,因为这世界上我最爱哥哥啊。”

9.
这是陆定昊第一次闻到他们口中的糖果味。软软甜甜却带有侵略,梦幻里面夹杂着窒息。
他发现自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双腿发软,已跌落在地上,陆定昊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但为时已晚,他想逃离却只能等来绝望。
而此时灵超却站了起来,华丽吊灯的斑驳的光散落在他的脸上,陆定昊看不清他的神色,是一种苍白无力略带偏执的美,熟悉又陌生。
“哥哥,别害怕。”
灵超从口袋中拿出一颗奶糖喂进陆定昊嘴里,奶味儿不重此时也有些闷人,好像就是陆定昊第一次见灵超时给他的那一种牌子。当时的灵超还是个奶里奶气的孩子,如今……
“我,说过我会保护你的。”
陆定昊现在觉得特别累,脑袋越来越沉重,视线逐渐模糊失去焦点,好像也开始耳鸣。只是后颈那一阵阵的钝痛和浓郁的糖果味还在刺激着他的神经。
“陆定昊,做我的Omega吧。”

-Fin-

灵超和陆定昊是我在偶练时期pick的两位小甜豆,因为很喜欢所以就拉了一下花。里面包含了一些做数学题时萌生的杂七杂八的小想法,第一次写ABO还有很多地方不足,还加了一些私设,对的,谢谢观看,不喜勿喷。本来还想写一个林彦俊视角的番外,但是17张卷子和4本书,让我放弃了这个想法,最后,在国庆节的最后一天,祝各位小可爱们,国庆节快乐!

今天才反应过来,我粉这个一千零八线小糊团已经两年了,而wj还没有好好营业

3.23——9.23

184天

半年而已

最近有点丧

但你们要快乐呀

1. 我也曾在拥挤的人群中牵起你的手,如今却再也不可能了

2. 说实话,我们也忘了彼此有多久不曾联系

3. 我多想问你一句,最近过得好不好,却发现我已经失去了那个资格

4. 就像你所说的:想回到过去,试着让故事继续

5. 只是偶尔,还会不由自主想起你

灵超鹅,出道快乐
8.30注定是个不平凡的一天
你不再是练习生了
你已经是艺人灵超了
从偶练开播到4.16成团
从成团到今天8.30出道
很荣幸见证了你的成长
今后的路我也会继续陪你走下去
期待你无限的可能
希望你站上更大的舞台完成你的梦想

与陆同行环梦游,定是如你昊少年。

文案是我在陆定昊全国后援会上看到的,侵删。

任务任务
希望在毕业之前写完

【正灵】【朱正廷×灵超】戒·番外

1.

灵超对朱正廷到底是什么感情?
是喜欢吧。
朱正廷知道灵超喜欢他。
但是是什么样的喜欢?
朱正廷不知道。
是单纯的好感,只称得上不讨厌的那种;还是仰慕,想交个朋友的那种;又或者是莫名的安心感,有点不同的朋友。
总之不是朱正廷想要的喜欢,不是朱正廷对灵超的喜欢。
灵超还是个小孩,小孩知道什么是喜欢吗?
“小孩知道啊。”蔡徐坤靠在练习室门前看着坐在地上弹吉他的钱正昊,“我不会放手的,我能保护好他,我喜欢他。我家小孩啊,其实特别聪明,但有时聪明得让我心疼。”
“小孩不知道。”毕雯珺说这话的时候面无表情,“权哲还小,知道这些太沉重的东西干嘛,我也不舍得啊。权哲还小,不过我会等他长大的,我们的未来还很长。”他嘴角微微上扬,眼神中透露着无奈却又分外坚定。
灵超还是个小孩,小孩知道什么是喜欢吗?
朱正廷觉得他不知道,他还是个小孩。
灵超不懂,但朱正廷必须清楚。
他注定是灵超生命中的一个过客,他无法陪着灵超长大,也论不到他去保护灵超。
本来就是一个过客,还是不要留下太多着墨较好。
没有始终的感情何须念念不忘,又不会有回响,还是苦了自己罢了。

2.
但朱正廷注定放下。
就像在大厂的时候,目光总是追随着灵超的身影,他在练习室的时候,他在食堂的时候,他在全时的时候,他和香蕉line一起玩的时候,他和娄滋博一起皮的时候,他和毕雯珺一起聊天的时候,他笑的时候,他沉默的时候,他哭的时候……
却又总是在灵超有所发觉前猛地收回自己的目光。
朱正廷真的很喜欢灵超。或许是在他抬头就看见灵超灿烂的笑颜的时候,或许是在灵超第一次用好听的声音叫他“正正哥”的时候,可能更早在等级测评时那惊鸿一面。朱正廷就听见了自己心动的声音。
他看到过外界太多黑暗,也经受过太多来自外界的伤害,他也害怕。尽管是在乌托邦似的大厂里,这些仍是不可避免的,他也担心小孩能否受得了。
就像毕雯珺所说的,这些都太过于沉重了。他不会,也不敢拿灵超和自己的前途去赌,他输不起,灵超更输不起。灵超还是个小孩,有充满阳光与鲜花的未来等着他,朱正廷又怎能将他拉入黑暗的泥潭。

3.
不能被人知晓的感情他一直藏得很好。
最放肆的一次大概是《戒烟》时的国王游戏,他不偏不倚亲了灵超的嘴角,想像中的甜蜜柔软,是柠檬糖味的。不甘于亲吻脸颊,又不敢于亲吻薄唇,不多不少浅尝辄止,没有摄像头,却有一个完美的理由。
一切掌握的刚刚好,但也是真的放肆。
朱正廷真的很怕。
怕毁了灵超,怕毁了自己。
决赛时,就算灵超就在身边他也没敢握住他的手,就算出道人员没有灵超他也没敢说一句安慰的话,就算今后可能再也没有交集他也没敢穿过舞台去拥抱他。
朱正廷热爱镜头,同时也惧怕镜头。他有时也会嘲笑自己当时太过敏感,可其中的酸楚与心悸只有自己知道。
但朱正廷没有想到时隔三年他会在故友的婚礼上遇见灵超,三年的时间改变了太多,但这份感情却依然小心翼翼。
小孩真的长大了,棱角分明,蜕去青涩,收敛锋芒,能够很好隐藏自己的情绪,表情管理也挑不出毛病。
让人骄傲又心疼。
对了,灵超不再叫他“正正哥”了。

4.

越是心中有鬼,就越是心虚。
越是爱意浓烈,就越是远离。
他大号并没有关注灵超,但小号不仅关注了还关注了他不少站子和超话,甚至进入了坤音x楼。
关于灵超,他永远是个胆小鬼。
灵超喜欢吃柠檬味的糖,是朱正廷某次和毕雯珺去全时的时候毕雯珺无意提提的,他悄悄记下了;灵超背不到歌词,是朱正廷看到林彦俊在帮灵超抄歌才知晓的,他就深夜隔着一堵墙默默陪灵超练习;灵超戒糖了,是尤长靖说的,他也只是一直寄到了灵超不再收糖。
灵超在那场婚礼后一年退出了娱乐圈,朱正廷在替他遗憾和庆幸的同时也为自己难过,少了很多能了解他的途径。
灵超戒掉了糖,但朱正廷却戒不掉买糖的习惯。后来在某次和蔡徐坤到周锐找他家小孩的时候才知道,灵超并没有吃过自己的糖。
“灵超鹅那小孩家中莫名多出了几十盒糖,还没吃就过期了。”
朱正廷有些难过,感情隐藏了太久都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了。
小孩也会长大的,但朱正廷忘了。

5.

在甜品店遇到灵超朱正廷其实挺高兴的,他想告诉灵超他有多么喜欢他,却在知道那个名叫“灵灵”的小女孩时明白自己该放下了。
让我最后一次用这种眼神再看看你吧,记住这一刻便是永远。
“我不怎么吃糖的,只是买习惯了。不买总觉得有什么不对。是你最喜欢的柠檬,不腻的,不要扔啊。”
我不喜欢吃糖,但我喜欢你。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表达喜欢。让我最后一次用这笨拙的方式说一声我爱你,请你一定要收下。
“小孩最终长大了,还有啊,你一定要幸福。”
朱正廷希望他长大,同时也希望他永远是个孩子。
但这是不可能的。

6.

尽管在婚礼上朱正廷得知灵灵姓卜,真名卜琳琳,是小鬼的“琳”。他也笑得风轻云淡,没有一点破绽。
多么漂亮的乌龙。

7.

朱正廷其实大可以在大厂的时候稍微跟灵超讲明,或者那目光再大胆一些,灵超就会有底气说出那句“我喜欢你”。
朱正廷也想过无数种可能,但他都没有实践过。
机会错过了一次,可能等一辈子也不会再有。朱正廷的机会不止一次两次,但他均没有好好把握,也没有给灵超机会。
小孩都戒掉了,他又何必念念不忘。
他们此生注定只是彼此生命中印象比较深刻的过客罢了。

8.

胆小的人连幸福都会害怕。——《人间失格》

9.

“正正哥,下次见面叫我李英超吧。”
这是灵超在朱正廷婚礼上说的最后一句话。

-Fin-